我们来说些不一样的:Brexit公投倒计时

上周才邀请Sue谈论过英女王,今天英国的大事又来了。

2013年1月23日,英国首相卡梅伦首次提及脱欧公投,之后来自各界的各种声音此起彼伏。再过若干小时,英国在欧洲以及世界范围的国际地位会有如何转折即将被揭晓,虽然无法感同身受那种以一己之力决定国家命运的仪式感,英然仍将以我们的视角关注英国,以及那些书写人文与历史的大事件。

Sue作为英国政治与经济的权威学者,自较早时候起开始就这个问题接受各大媒体的采访。本文应邀专为英然读者创作。

留欧(Remain)还是脱欧(Leave),要更多本国的主权控制,还是对整个欧洲政策的影响力,如何选择?又是什么左右了选民的决策?不同的立场,一时之热情……但当他们独处一室,没有监控与署名,也没有政客与专家,他们依靠什么作出决定?理智还是情感?

我们希望会是前者,特别是在今天。

公投1

Brexit公投倒计时

Hon. Dr. Sue Onslow

这是一场全民公投,不是选举!群情激昂的“留欧”支持者告诫人们:五年就可能让参与这场公投的英国选民后悔他们今天的决定,而(在他们看来)“脱欧”的决定将是无可逆转的,并且会对后世的英国子民带来严重的后果。

眼下在英国各处都充斥着广泛的不信任——不仅仅是对城市精英阶层,对专家、权贵、政客和欧洲都存在着普遍的不信任。有人推测这反映出了英国长期以来持续存在的阶级区分。与此前1975年关于英国退出欧共体的公投不同的是,现在公众对政客和专家的信任程度已经大大下降。工党下院议员Jo Cox谋杀案让政客们大为震惊,他们指出绝大部分下议院议员都兢兢业业,致力于提升他们选民的生活质量,而不是以自我为中心、不诚信、不正直的人。这足以证明公众对执政群体信心的缺失。

公投2

对于英国脱欧议题核心的主权和权利问题目前存在着根本性的误区。英国在全球体系中运筹帷幄的政治自由度因为国际法、一系列的条约和跨国公司的涌现被大大削弱。从权力和影响力上来看,比起作为28个富裕国家团体的一员,英国仅凭一己之力想要推动其经济利益的可能性要小得多。英国是这个精英国家团体中强大且具有特权的成员不假——但现在,很多英国人民已经失去了这种优越感,他们把欧盟看做是一个张扬跋扈、盛气凌人、不民主、且充满了条条框框的限制等种种不足的存在。从2005年以来,英国接受了超过2000条来自欧盟的立法规定,反对了58条当时不符合英国意愿就强行实施的规定。其他不同意欧盟立法提案的国家如法国却采取了另一种表达不满情绪的方式——弃权。这么看来,英国人民还是倾向于表达自己不满情绪的。

公投3

如果英国退出欧盟,似乎没有什么人会担心欧洲的凝聚力和稳定性会受到威胁。但是如果英国撤出了,人民心中政治前景幻灭,民粹主义不满欧盟,其他国家就可能要求有权做同样的事。英国议会情报和安全委员会前主席Sir Malcolm Rifkind坚决表示(他的特殊地位绝对使他有资格这么做),欧洲安全威胁方面的情报共享机制只有在欧盟框架下才能运作的更好。一位前英国外交官将英国脱离欧盟同1919年美国拒绝加入国际联盟相提并论,那次事件严重破坏了一个旨在确保世界和平的超国家组织的建立。这听起来似乎过于悲观了,但确实很多人有此忧虑。

英联邦组织并不会想当然的成为英国商品的备选市场,而竞选开始以来很少有人提及这一点。相比之下,欧盟可是一个超过5亿人的市场!而且不同于增长开始略显疲态的新兴经济体,欧盟已经趋于回归正增长。有趣的是,英联邦在英国的居民也被允许在今天的公投中投票 —— 这部分人大约有九十万。但民意调查显示,和他们的领导人相比,这些英联邦居民就英国在欧洲的假定优势上所持有的观点可能与之大相径庭。也就是说,并不存在一张整体一致的“英联邦投票”。

公投4

移民问题是关键点 —— 那些支持脱欧的人忽视了一个问题,就是移民是整个国际社会面临的一个全球性难题,而非英国独有 —— 非但如此,在很大程度上,英国已经成功地把自己从大量经济移民和难民潮中解放了出来。

公投5

还有一点很少有人注意到,那就是英国政府的谈判能力严重不足,事实上行政能力也堪忧。英国当局目前的文职部门维持于其40年来的最低水平。而为了将英国从欧盟脱离出来,可以想象,将经历何其繁复、旷日持久的谈判,相比之下,将苏格兰从英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中分离出来就只能算“微创手术”了。这将会对英国当局的综合能力构成巨大压力。谈判撤出这种事,总得花个2-10年,更不要说还得再加上后续加入EFTA(欧洲自由贸易联盟)的工作,将是可以预期的一个充满不确定与冗长痛苦的过程。但是市场讨厌不确定性!索罗斯已经警告投机者,公投结果一经产生可能会出现一个惨绝人寰的黑色星期五,英镑降幅或可达20%。

对此,英国盟友压倒性的观点是,英国应该留在欧洲联盟,否则实在是“不太安全,不算成功,而且最主要的是,英国会变得更穷”。这当中就包括英国的英联邦伙伴领导人,他们坚定地认为,英国目前经济态势很好,但这还不够,英国还应该是欧洲的心脏,为欠发达国家代言。因此,这个问题实际指向的,不只关乎英国的“权利”,更是英国的“责任”。?It is a question of not just British “rights”, but British “responsibilities”.

公投6

THE END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文字部分由Hon. Dr. Sue Onslow女士应邀创作,英然独家发布。如需转发请联系我们。

查看更多

2019.4.27-28 儿童进阶礼仪精修课程(北京)

2019.4.27-28 儿童进阶礼仪精修课程(北京)

你知道“绅士风度”的前身是“骑士精神Chivalry”吗?

你知道“绅士风度”的前身是“骑士精神Chivalry”吗?

2019.3.16-17 成都IFS 女主人精致宴客之道(迷你课程)

2019.3.16-17 成都IFS 女主人精致宴客之道(迷你课程)

2019.3.24 Wedgwood x 浦发银行 美好生活花艺午茶沙龙

2019.3.24 Wedgwood x 浦发银行 美好生活花艺午茶沙龙

2019.3.9 世界礼仪大师William Hanson精修课程

2019.3.9 世界礼仪大师William Hanson精修课程

近期更新

Top